【王顾左右言BI】摸清“商务智能”这头大象(王茁 顾洁)

  作者:王茁
2004/5/28 14:20:18
现在,商务智能的暖流已经流到中国大陆的企业界和IT界了。已经有不少国际商务智能公司进入中国,其中有Actuate(安讯)、Business Objects、Cognos、Hyperion(海波龙)、MicroStrategy、SAS等国际知名的传统的商务智

 

王茁(王):很高兴AMT的《前沿论丛》为我们辟出这么一片宝贵的空间来谈谈商务智能,英文叫Business Intelligence, 简称BI

顾洁(顾):是啊,商务智能在最近几年可以称得上“IT冬天里的春天,”在欧美等发达国家迅速取得长足的进步。

王:现在,商务智能的暖流已经流到中国大陆的企业界和IT界了。已经有不少国际商务智能公司进入中国,其中有Actuate(安讯)、Business Objects、Cognos、Hyperion(海波龙)、MicroStrategy、SAS等国际知名的传统的商务智能软件厂商,也有一些著名的企业管理应用软件厂商,比如SAP、甲骨文和冠群等公司投资于分析软件。过去一年有些厂商实现了两位甚至三位数的高速增长,这让许多其它厂商也真切地看到了中国发展商务智能的巨大希望和潜能,因而纷纷招兵买马、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更多的厂商则通过寻求合作伙伴或者直接设立办事处或独资公司加快进入中国市场的步伐。

顾:虽说软件厂商和系统集成商在不停地造势,但我认为大多数中国企业对于商务智能的定义和作用还所知甚少。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在此把商务智能定义清楚,你同意吗?

王:当然同意,不过,给商务智能下定义这个任务还是蛮艰难的。因为人们对商务智能的理解如同那七个印度盲人对大象的理解:有人认为它是高级管理人员信息系统(EIS),有人认为它是管理信息系统(MIS),有人认为它是决策支持系统(DSS); 有人说它是数据库技术,有人说它是数据仓库,有人说它是数据集市,有人说它是数据整合与清洗工具,有人说它是查询和报告工具,有人说它是在线分析处理工具,有人说它是数据挖掘,有人说它是统计分析;有人把它当作分析型ERP, 有人把它当作分析型CRM, 有人把它当作分析型SCM, 有人把它当作企业绩效管理,有人把它当作平衡记分卡……

顾:我认为,真正的商务智能包括上述的一切但又不止上述的一切。

王:所以我们无法把上述的一切简单地加起来就给商务智能下定义。

顾:在总结和比较了商务智能的定义的众多版本之后,我想给商务智能下了这样一个定义,你看会不会赢得多数人的认同?“商务智能是企业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收集、管理和分析结构化和非结构化的商务数据和信息,创造和累计商务知识和见解,改善商务决策水平,采取有效的商务行动,完善各种商务流程,提升各方面商务绩效,增强综合竞争力的智慧和能力。”

王:听上去这个定义是比较全面的,把商务智能的主体、手段、对象、流程和目的都提炼出来了。不过能不能请你给读者具体解释一下呢?

顾:没问题。我在定义中提到的主体是企业,但这里用“组织机构”或“实体”会显得更完整,因为所有的组织机构和实体(不只是企业)都可以而且应该利用商务智能。

王:那你为什么要用“企业”呢?

顾:之所以仍用“企业”是为保持与“商务”的一致性。所以,我还是要提醒读者:商务智能适用于各行各业,包括非企业性机构,比如政府部门、教育机构、医疗机构和公用事业等。

王:那“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是什么意思呢?

顾:“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是商务智能的定义的关键之一。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产生了信息经济和信息社会,在这一新型的经济和社会形态中,信息的爆炸式激增又产生了对能够处理和控制信息的新技术的强烈需求。商务智能就是新的信息技术在商务分析中的有效利用。

王:你所说的信息技术包括哪些东西呢?

顾:首先是从不同的数据源(交易系统或其他内容储存系统)收集的数据中提取有用的数据,对数据进行清理以保证数据的质量,将数据经转换、重构后存入数据仓库或数据集市(这时数据变为信息),然后寻找合适的查询、报告和分析工具和数据挖掘工具对信息进行处理(这时信息变为辅助决策的知识),最后将知识呈现于用户面前,转变为决策。

王:那“收集、管理和分析”又有什么联系和区别呢?

顾:“收集数据”是管理和分析数据的前提,数据收集工作是十分重要的,必须引起企业的充分重视。

王:不过,我觉得在数据收集方面中国企业与世界上发达国家中的先进企业之间的差距非常大,这是不是商务智能在中国还不能很快成熟起来的主要原因呢?

顾:是主要原因之一。中国有句俗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王:我知道,在发达国家,数据和信息的收集主要是通过各种自动化的交易系统进行的,比如企业资源规划(ERP)、客户关系管理(CRM)、供应链管理(SCM)和电子商务等系统,而在中国的企业中这些系统尚不普及。

顾:我相信,随着中国企业在这些方面的进步,数据和信息的数量会快速增长的。有了数据和信息以后,“管理”工作就显得非常重要的,所谓“管理”主要是指对数据的储存、提取、清洗、转换、装载、整合等工作,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提高数据的质量。

王:那么“分析”呢?

顾:“分析”是一个广泛的概念,这里包括数据查询、数据报告、多维分析、数据挖掘、高级统计分析等。现在,不论是再业务圈还是IT圈都存在一个不太正确、不太健康的倾向:大多数人都把商务智能理解成这些分析工具。

王:你的定义中还有“结构化的数据”与“非结构化的数据”的提法,能具体解释一下吗?

顾:结构化的数据主要是指储存于各个交易系统背后的关系型数据库中的数据,通常都是以表格的形式存在和展现的。传统的商务智能概念只包括这种结构化的、可定量的数据。 而非结构化的数据和信息主要是指各个部门和各个员工创造和收集的、没有放在各种交易系统中的内容,通常是以零散的文件形式存在和展现的。新的商务智能概念纳入了非结构化内容的分析,但是仍然不能替代以管理非机构化内容为主要功能的文件管理和内容管理(Document Management & Content Management)软件。

王:“商务数据和信息”我想每个人都很好理解。

顾:不过,也不能狭隘地理解。这里所指的商务数据和信息包括一切可能对商务产生影响的、直接和间接的数据和信息,往小里说包括顾客的名字、地址和电话号码等,往大里说包括过国际上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情况等。

王:你说的“创造和累计商务知识和见解”是不是指商务智能的目的呢?

顾:是的,这是商务智能的第一层的目的和功能, 也是最直接的目的和功能。“知识和见解”正是“智能”这一得名的由来。

王:那“改善商务决策水平”呢?

顾:这是商务智能的更高一层的目的和功能,企业能否利用好这一功能、实现这一目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者的意识和胸襟以及企业文化中决策科学化和民主化的成分。

王:“采取有效的商务行动”跟商务智能也相关吗?

顾:当然,采取有效的商务行动是创造和累计商务知识和见解、改善商务决策水平的目的和动力。真正的商务智能是能够指导实战的高明兵法,而不是“无所不知、但无能为力”的“纸上谈兵”。

王:商务智能和商务流程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顾:我们都知道,残缺、散乱、僵化、低效的商务流程是企业的顽疾,商务智能能够为这一顽疾的诊断和治疗作出一定的贡献,而完善的商务流程反过来也会促进商务智能的发展。

王:请你再谈谈“提升各方面商务绩效”和“增强综合竞争力”。

顾:“提升各方面商务绩效”是商务智能企业对内的最高目的和作用,有效的商务智能系统和技术能够帮助企业提升各个方面的绩效:财务的和非财务的,前台的和后台的,企业内的和供应链内的,组织的和个人的。现在,企业绩效管理已成为热门的管理和技术概念,这既是因为各种软件厂商的推动又是因为企业所面临的绩效方面的压力的增大。“增强综合竞争力”是商务智能企业对外的最高目的和作用。商务智能事关企业的兴衰成败和生死存亡。如今以及未来,企业之间的竞争主要是综合智能上的竞争,不管是中国企业还是外国企业,不管是国营企业还是民营企业,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必须提高企业经营和竞争活动中的智能水平,争取成为优秀的智能企业,否则一定会落后于智能上高人一等、捷足先登的企业。

王:我看你把“商务智能”中的“智能”分解成“智慧和能力”,这是不是望文生义?

顾:不是。把商务智能分为智慧和能力,是因为真正的商务智能既有思想层面也有行动层面。我认为,“智能”本身需要一分为二、二合为一。

王:我看到美国数据仓库研究院2003年发布的题为“二十一世纪的聪明公司”的调查报告中有一幅图,把商务智能比作“数据炼油厂,”我觉得与你这里的定义非常接近。

顾:我也看到了那幅图,不仅与我的定义契合,而且更形象、更生动。

图 1-1   作为数据炼油厂的商务智能
资料来源:美国数据仓库研究院(
www.dw-institute.com)

王:我希望读者能够认同你对商务智能所下的定义和所作的解释。同时也希望读者能够不失时机地对这个定义加以推广,我相信这有助于中国企业和员工避免在认识商务智能方面犯“瞎子摸象”的错误。

(本文改编自王茁和顾洁合著的《三位一体的商务智能》一书中的第一章)

AMT前沿论丛第十二辑--图书发行行业的现代管理

 

责编:王茁
vsharing微信扫一扫实时了解行业动态
portalart微信扫一扫分享本文给好友

发表评论

         看不清,换一个

王茁 专栏

rss订阅
市场与商务战略专家, 目前在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担任主管战略规划、市场营销和信息系统的副总经理职务。曾任上海家化品牌经理及品牌管理部经理、美国GARTNER公司咨询师和美国MDY高级技术公司市场主管。既有包装消费品行业的经验又有信息技术行业的经验,既有客户方面的经验又有代理公司方面的经验,既有中国市场的经验又美国市场的经验。曾为IBM、惠普、康柏和微软等美国一流的信息技术企业提供CRM、SCM和E-BUSINESS等领域的市场营销战略咨询服务。曾在GARTNER公司网站和出版物上发表多篇研究报告;在《南风窗》上发表多篇论述信息技术与企业管理的专栏文章(其中“企业要长‘千里眼’--商务智能体系的建立”一文是中国有影响力的媒体上关于商务智能的开山之作);是《南风窗·新营销》杂志的特约撰稿人。1991 获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新闻学士学位,2000年获美国圣约翰大学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
最新专题
进口鲜 玩转海鲜O2O

上海进鲜实业成立于2014年12月30日,其创办的O2O平台“进口鲜”专注于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的海鲜产品。在短短一年不..

首届优秀信息化产品及信息化最佳实..

.mod_B_1{background:rgba(0, 0, 0, 0) url("http://www.vsharing.com/bacohome/2015/cio..

    专家专栏
    李浩实现与PLM协同工作的三维零部件数据资源平..

    目前国内外不少企业和研究单位在建设完成以三维CAD、PDM系统为核心的产品研发平台建设后,将目光投向零部件数据资..

    AMT咨询浅析集团型企业的信息化商业价值

    国内管理咨询公司AMT信息化建设专家提出下几点关于集团型企业信息化商业价值“营销”推进的方式

    畅享
    首页
    返回
    顶部
    ×
      信息化规划
      IT总包
      供应商选型
      IT监理
      开发维护外包
      评估维权
    客服电话
    400-698-9918